吃药能不能代替运动?(二)
2021-06-11 14:00:17 阅读:3486次

上篇的结尾我们说到BDNF(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在焦虑症、抑郁症、阿尔茨海默症等疾病中表现出的益处。今天我们来说一说怎么打开“开发模拟运动药物”的大门。

 

研究发现,锻炼之所以可以增长肌肉是与调节肌肉代谢的AMPK-SIRT1-PGC1α–PPARδ核心信号通路相关,这条信号通路就是打开“开发模拟运动药物”的大门。目前,已有多种把该通道当作药物靶点的靶向研究,例如靶向AMPK(蛋白激酶)的二甲双胍、AICAR等

 

这些药物不仅能够改变肌肉代谢,在逆转认知障碍和协助戒烟上也表现出色。根据《自然·医学》杂志,在接受过颅脑放疗的儿童脑瘤患者中,给予安慰剂和靶向AMPK二甲双胍,最后试验结果表明,二甲双胍明显提高了患者的记忆功能,修复了白质的损伤。另外发现,先使用二甲双胍的患者认知功能的恢复比后使用二甲双胍的患者要好。这和之前发现二甲双胍能够改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认知功能更加相互呼应。

 

AICAR是AMP类似物,它可以激活AMPK,原理类似于二甲双胍,通过激活AMPK通道而间接改善记忆和神经的发生。

 

(长记忆的形成和树突棘的生长是信息长久储备的基础,且记忆的形成依赖于转录过程,转录需要能量,而AMPK主要调节神经元能量平衡,所以AMPK信号通路和记忆形成相关联。)

 

模拟运动的药物已经被研发出来了吗?

该类药物已有部分进入在研开发阶段,例如Inventiva 公司宣布开发的Lanifibranor,用于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炎,它是一种口服小分子泛PPAR激动剂,能够均衡激活PPARα和PPARδ,PPAR激动剂在早期就被发现对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症有积极的效果。

 

 

锻炼对人体的益处数不胜数,靠单一的药物代替运动带来的所有益处是很难的,所以这些药物的研发可能对于不方便运动人士是一个“福音”,但是对于想要偷懒的人,好处将大大折扣!所以,赶紧从椅子上起来去运动吧!

本内容仅供健康知识科普之目的,不能替代医生诊断,不属于医学诊疗建议,请谨慎阅读。

本文为平台原创文章,未经本平台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引用。

若本内容存在侵权行为,请与本平台联系,并提供权属证明,我们将及时处理。